咨询热线:083-79512720

存款保险制呼之欲出

本报讯 在存款准备金率屡屡提高之后,筹划多时的存款保险制度也在悄悄狙击,国内银行将要面对双重“紧箍咒”带给的资金面压力。中国银行专家昨天告诉他记者,作为另一道安全性阀门,设计中的存款保险应当考虑到防止给商业银行带给较轻开销。 存款保险筹划多时 据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讲解,我国监管层于是以着力推展创建存款保险制度,“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创建存款保险制度,确认了我国将隐性存款保险改变为显性存款保险的发展方向。” 上海银监局局长阎庆民此前向媒体透漏,监管层于是以就存款保险费率以及起征点展开调研。存款保险制度早已驶进快车道。 目前我国居民存款总额高达17万亿元以上。宗良分析,银行业整体运营稳定,但也不存在若干潜在的金融风险,特别是在是一些中小金融机构的抗风险能力尚待提升。

存款保险制呼之欲出

因此创建存款保险制度具备现实意义。 费率多少难定 问题在于,目前国内银行界对创建银行存款保险制度基本达成协议共识,但对于该以何种方式创建这一制度却不存在争议。宗良认为,争议的焦点是不应如何防止给涉及主体带给较轻开销。却是,一旦实行存款保险制度,将减少商业银行的经营成本。 央行日前要求,从4月25日起将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提升0.5个百分点至16%,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高点。在此背景下实行存款保险制,对银行资本而言,多了一道紧箍咒。 宗良指出,法定存款准备金的利率水平很低,金融机构的政策性开销已非常轻。法定存款保险的起到就是防止存款人的挤提风险。让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向存款保险机构交纳存款保险费,在不产生收益的情况下,金融机构如何补偿这些额外负担是一个问题。而且,对有所不同风险的银行来讲,如何确认费率标准也是难题。 监管归属于众说纷纭 正式成立存款保险制度,另一个倍受注目的焦点是新的成立的存款保险机构归属于和权限。目前我国金融领域构成一行三会的监管制度。新的正式成立的存款保险机构不会有一定的监管职能,“是隶属于银监会、保监会、证监会?还是一家独立国家机构?”这对该机构的运营将有相当大影响。 宗良指出,如果是独立国家机构,我国金融监管机构将更进一步变得复杂,这既与国际上逐步构建统一监管的发展趋势无法适应环境,又不会使商业银行减少一个监管者。同时该机构自身的监管也比较复杂,如果机构定位为银行业,那它不应拒绝接受银监会的监管;如果存款保险机构定位为保险业,则不应归口由保监会监管;而它的证券投资不道德则不应由证监会监管;在银行间市场的不道德又由央行监管。 因此,他指出较为简单的办法是糅合英国的经验,采行类似于我国保险确保基金和证券投资者维护基金的方式,创建隶属于银监会的存款维护基金制度。